那年冬天,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,把他們賴以生存的服裝廠化為灰燼。隨即,他們跌入了生活的最底層。
  
  那些日子,她心灰意冷,終日以淚洗面。可他,卻故作輕松地安慰她,怕什么?大不了,我們從頭再來。
  
  她明白,他說的“從頭再來”,就是像當初那樣,到街上擺攤賣衣服。
  
  雖然她不想去走舊路,可生活卻不容他們多加選擇。
  
  沒過多久,他們就在街上擺起了服裝攤。和以前不同的是,他們隔著兩百多米,東一個西一個地擺了兩個攤。他賣男裝,她賣女裝。
  
  為了相互照應,他們約定:如果誰先賣完了當天的衣服,就去給另一個人幫忙。如果賣不完的話,就在擺放衣服的木架子上高高地掛上一件衣服,好讓另一個人看見。
  
  然而,直到真正擺了攤,她才發現,現在街上的服裝攤到處都是。她一天只能賣出幾件衣服。每天晚上回家,他總會安慰她,讓她不要著急,說他的衣服其實賣得也很艱難,每天都要等到天黑,才好不容易賣完。
  
  她相信他的衣服賣得也不順利,因為每天天黑前,她都看見他那邊的木架子上掛著一件用來做信號的衣服。這樣她就不會因為覺得自己拖累了他而負疚。當然,這些她從來都沒有告訴他。
  
  漸漸地,他們的服裝攤有了起色。他們的日子,也如臨近的春天,有了暖暖的希望。
  
  一天下午,有一個人看中了她這里的一款女式外套,預訂了200件,還當場付了訂金給她。
  
  這可是她重擺服裝攤后做成的第一筆大生意!她想無論如何,今天也要早些回家慶祝一番。她看著200米外,他賣衣服的木架子上還掛著衣服,心里想著要給他一個驚喜。她順著墻根,悄悄地朝他走了過去。然而,在離他還有幾米遠的時候,她卻一下子停住了腳步。除了眼睛里不斷地涌出大滴大滴的淚水,她,什么也做不到了。
  
  她看到,凜冽的寒風中,他只穿著貼身的毛衣,在原地不停地跳躍著,而他賣衣服的木架子上,有一件衣服高高地掛在那里。
  
  那件衣服,是他的外套。

" />   那年冬天,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,把他們賴以生存的服裝廠化為灰燼。隨即,他們跌入了生活的最底層。
  
  那些日子,她心灰意冷,終日以淚洗面。可他,卻故作輕松地安慰她,怕什么?大不了,我們從頭再來。
  
  她明白,他說的“從頭再來”,就是像當初那樣,到街上擺攤賣衣服。
  
  雖然她不想去走舊路,可生活卻不容他們多加選擇。
  
  沒過多久,他們就在街上擺起了服裝攤。和以前不同的是,他們隔著兩百多米,東一個西一個地擺了兩個攤。他賣男裝,她賣女裝。
  
  為了相互照應,他們約定:如果誰先賣完了當天的衣服,就去給另一個人幫忙。如果賣不完的話,就在擺放衣服的木架子上高高地掛上一件衣服,好讓另一個人看見。
  
  然而,直到真正擺了攤,她才發現,現在街上的服裝攤到處都是。她一天只能賣出幾件衣服。每天晚上回家,他總會安慰她,讓她不要著急,說他的衣服其實賣得也很艱難,每天都要等到天黑,才好不容易賣完。
  
  她相信他的衣服賣得也不順利,因為每天天黑前,她都看見他那邊的木架子上掛著一件用來做信號的衣服。這樣她就不會因為覺得自己拖累了他而負疚。當然,這些她從來都沒有告訴他。
  
  漸漸地,他們的服裝攤有了起色。他們的日子,也如臨近的春天,有了暖暖的希望。
  
  一天下午,有一個人看中了她這里的一款女式外套,預訂了200件,還當場付了訂金給她。
  
  這可是她重擺服裝攤后做成的第一筆大生意!她想無論如何,今天也要早些回家慶祝一番。她看著200米外,他賣衣服的木架子上還掛著衣服,心里想著要給他一個驚喜。她順著墻根,悄悄地朝他走了過去。然而,在離他還有幾米遠的時候,她卻一下子停住了腳步。除了眼睛里不斷地涌出大滴大滴的淚水,她,什么也做不到了。
  
  她看到,凜冽的寒風中,他只穿著貼身的毛衣,在原地不停地跳躍著,而他賣衣服的木架子上,有一件衣服高高地掛在那里。
  
  那件衣服,是他的外套。

" />

200米外的支撐

  那年冬天,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,把他們賴以生存的服裝廠化為灰燼。隨即,他們跌入了生活的最底層。
  
  那些日子,她心灰意冷,終日以淚洗面。可他,卻故作輕松地安慰她,怕什么?大不了,我們從頭再來。
  
  她明白,他說的“從頭再來”,就是像當初那樣,到街上擺攤賣衣服。
  
  雖然她不想去走舊路,可生活卻不容他們多加選擇。
  
  沒過多久,他們就在街上擺起了服裝攤。和以前不同的是,他們隔著兩百多米,東一個西一個地擺了兩個攤。他賣男裝,她賣女裝。
  
  為了相互照應,他們約定:如果誰先賣完了當天的衣服,就去給另一個人幫忙。如果賣不完的話,就在擺放衣服的木架子上高高地掛上一件衣服,好讓另一個人看見。
  
  然而,直到真正擺了攤,她才發現,現在街上的服裝攤到處都是。她一天只能賣出幾件衣服。每天晚上回家,他總會安慰她,讓她不要著急,說他的衣服其實賣得也很艱難,每天都要等到天黑,才好不容易賣完。
  
  她相信他的衣服賣得也不順利,因為每天天黑前,她都看見他那邊的木架子上掛著一件用來做信號的衣服。這樣她就不會因為覺得自己拖累了他而負疚。當然,這些她從來都沒有告訴他。
  
  漸漸地,他們的服裝攤有了起色。他們的日子,也如臨近的春天,有了暖暖的希望。
  
  一天下午,有一個人看中了她這里的一款女式外套,預訂了200件,還當場付了訂金給她。
  
  這可是她重擺服裝攤后做成的第一筆大生意!她想無論如何,今天也要早些回家慶祝一番。她看著200米外,他賣衣服的木架子上還掛著衣服,心里想著要給他一個驚喜。她順著墻根,悄悄地朝他走了過去。然而,在離他還有幾米遠的時候,她卻一下子停住了腳步。除了眼睛里不斷地涌出大滴大滴的淚水,她,什么也做不到了。
  
  她看到,凜冽的寒風中,他只穿著貼身的毛衣,在原地不停地跳躍著,而他賣衣服的木架子上,有一件衣服高高地掛在那里。
  
  那件衣服,是他的外套。


码报资料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