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愛人學會跳舞后,常在周末晚上去公園跳舞。這一天,我們和往常一樣,隨著音樂在公園跳了起來,跳著慢三,步伐緩慢,音樂悠揚,微風拂面,感覺非常愜意。忽然發現在舞場的邊沿處,有一對六十左右的生面孔,也跟著音樂慢慢地舞動起來。我愛人也發現了他們。雖然動作簡單中帶著些僵硬,但還能跟得上音樂的節奏,不像是初學者。尤其那位女伴,好像還有些吃力的樣子。
  
  在回家的路上,我和楊大姐同路,楊大姐多年前就跳舞,所以這個圈子里的人她都很熟悉。我們向李大姐提起了那對老人。她向我慢慢地講述了那對老人的故事。
  
  男的姓李,女的姓張,兩人都退休了,配偶都不幸較早地離去。他們幾年前學會了跳舞,兩人常結伴而舞。在三年前一個晚上,兩個人在一起跳時,張大媽突然昏倒了,此時男伴沒有思想準備,也被帶倒在地上。當時周圍的人都驚呆了。李大爺胳膊肘兒碰破了,別處無大礙;可是張大媽卻昏迷不醒。救護車將兩人拉到了醫院,周圍的人也第一時間用電話通知了張大媽的子女。
  
  在急診室的門口處,張大媽的子女們向李大爺不依不饒。李大爺低頭著,表情沮喪,一言不發。那群子女們向李大爺提了很多條件,李大爺沒有答應,也沒有拒絕。當醫生從急診室里一出來,李大爺就迎上去,詢問張大媽的病情:還好,沒有生命危險。聽到這個消息后,李大爺才長出了一口氣。而那群子女們,卻以各種不同的借口離開了醫院。在急診室的走廊里只剩下李大爺一個人。他拿著自己的銀行卡,走向了醫院的交費處……
  
  李大爺的愛人離開人世后,他的兒子在國外生活,幾次催促他去國外定居,他都以自己還能自理為由,留了下來。發生了這事兒后,李大爺并沒有告知自已的孩子,他每天陪在張大媽的身邊,在醫院里照顧她。醫院診斷張大媽患的是急性腦中風,暫時還不能行動,將來能否自理,當時還說不準……
  
  病情穩定后,李大爺將張大媽接回了自己的家,兩個人不是夫妻,卻生活在了一起。有的人勸李大爺不應承擔這個責任,將張大媽送給其子女。李大爺卻沒有這樣做,只是默默地照顧著她,天氣好時就用輪椅推她出來曬曬太陽,散散心……
  
  張大媽的身體恢復地很慢,她也對自己兒女的行為極其不滿,所以常試圖偷偷地離開李大爺的家,但都讓李大爺及時發現和制止。李大爺幾次向張大媽提出結婚,張大媽不想連累李大爺,所以始終不肯。
  
  從今年春天,張大媽才能獨立行走了,聽到公園的熟悉的音樂,看著別人的舞動,張大媽要求再次和李大爺結伴而舞,李大爺欣然答應了。但是李大爺的身姿不再像以前那么挺拔,張大媽的身手更不能像以前那么靈活,可是他們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微笑……

" />   我和愛人學會跳舞后,常在周末晚上去公園跳舞。這一天,我們和往常一樣,隨著音樂在公園跳了起來,跳著慢三,步伐緩慢,音樂悠揚,微風拂面,感覺非常愜意。忽然發現在舞場的邊沿處,有一對六十左右的生面孔,也跟著音樂慢慢地舞動起來。我愛人也發現了他們。雖然動作簡單中帶著些僵硬,但還能跟得上音樂的節奏,不像是初學者。尤其那位女伴,好像還有些吃力的樣子。
  
  在回家的路上,我和楊大姐同路,楊大姐多年前就跳舞,所以這個圈子里的人她都很熟悉。我們向李大姐提起了那對老人。她向我慢慢地講述了那對老人的故事。
  
  男的姓李,女的姓張,兩人都退休了,配偶都不幸較早地離去。他們幾年前學會了跳舞,兩人常結伴而舞。在三年前一個晚上,兩個人在一起跳時,張大媽突然昏倒了,此時男伴沒有思想準備,也被帶倒在地上。當時周圍的人都驚呆了。李大爺胳膊肘兒碰破了,別處無大礙;可是張大媽卻昏迷不醒。救護車將兩人拉到了醫院,周圍的人也第一時間用電話通知了張大媽的子女。
  
  在急診室的門口處,張大媽的子女們向李大爺不依不饒。李大爺低頭著,表情沮喪,一言不發。那群子女們向李大爺提了很多條件,李大爺沒有答應,也沒有拒絕。當醫生從急診室里一出來,李大爺就迎上去,詢問張大媽的病情:還好,沒有生命危險。聽到這個消息后,李大爺才長出了一口氣。而那群子女們,卻以各種不同的借口離開了醫院。在急診室的走廊里只剩下李大爺一個人。他拿著自己的銀行卡,走向了醫院的交費處……
  
  李大爺的愛人離開人世后,他的兒子在國外生活,幾次催促他去國外定居,他都以自己還能自理為由,留了下來。發生了這事兒后,李大爺并沒有告知自已的孩子,他每天陪在張大媽的身邊,在醫院里照顧她。醫院診斷張大媽患的是急性腦中風,暫時還不能行動,將來能否自理,當時還說不準……
  
  病情穩定后,李大爺將張大媽接回了自己的家,兩個人不是夫妻,卻生活在了一起。有的人勸李大爺不應承擔這個責任,將張大媽送給其子女。李大爺卻沒有這樣做,只是默默地照顧著她,天氣好時就用輪椅推她出來曬曬太陽,散散心……
  
  張大媽的身體恢復地很慢,她也對自己兒女的行為極其不滿,所以常試圖偷偷地離開李大爺的家,但都讓李大爺及時發現和制止。李大爺幾次向張大媽提出結婚,張大媽不想連累李大爺,所以始終不肯。
  
  從今年春天,張大媽才能獨立行走了,聽到公園的熟悉的音樂,看著別人的舞動,張大媽要求再次和李大爺結伴而舞,李大爺欣然答應了。但是李大爺的身姿不再像以前那么挺拔,張大媽的身手更不能像以前那么靈活,可是他們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微笑……

" />

情深,深幾許;轉身,即天涯

  我和愛人學會跳舞后,常在周末晚上去公園跳舞。這一天,我們和往常一樣,隨著音樂在公園跳了起來,跳著慢三,步伐緩慢,音樂悠揚,微風拂面,感覺非常愜意。忽然發現在舞場的邊沿處,有一對六十左右的生面孔,也跟著音樂慢慢地舞動起來。我愛人也發現了他們。雖然動作簡單中帶著些僵硬,但還能跟得上音樂的節奏,不像是初學者。尤其那位女伴,好像還有些吃力的樣子。
  
  在回家的路上,我和楊大姐同路,楊大姐多年前就跳舞,所以這個圈子里的人她都很熟悉。我們向李大姐提起了那對老人。她向我慢慢地講述了那對老人的故事。
  
  男的姓李,女的姓張,兩人都退休了,配偶都不幸較早地離去。他們幾年前學會了跳舞,兩人常結伴而舞。在三年前一個晚上,兩個人在一起跳時,張大媽突然昏倒了,此時男伴沒有思想準備,也被帶倒在地上。當時周圍的人都驚呆了。李大爺胳膊肘兒碰破了,別處無大礙;可是張大媽卻昏迷不醒。救護車將兩人拉到了醫院,周圍的人也第一時間用電話通知了張大媽的子女。
  
  在急診室的門口處,張大媽的子女們向李大爺不依不饒。李大爺低頭著,表情沮喪,一言不發。那群子女們向李大爺提了很多條件,李大爺沒有答應,也沒有拒絕。當醫生從急診室里一出來,李大爺就迎上去,詢問張大媽的病情:還好,沒有生命危險。聽到這個消息后,李大爺才長出了一口氣。而那群子女們,卻以各種不同的借口離開了醫院。在急診室的走廊里只剩下李大爺一個人。他拿著自己的銀行卡,走向了醫院的交費處……
  
  李大爺的愛人離開人世后,他的兒子在國外生活,幾次催促他去國外定居,他都以自己還能自理為由,留了下來。發生了這事兒后,李大爺并沒有告知自已的孩子,他每天陪在張大媽的身邊,在醫院里照顧她。醫院診斷張大媽患的是急性腦中風,暫時還不能行動,將來能否自理,當時還說不準……
  
  病情穩定后,李大爺將張大媽接回了自己的家,兩個人不是夫妻,卻生活在了一起。有的人勸李大爺不應承擔這個責任,將張大媽送給其子女。李大爺卻沒有這樣做,只是默默地照顧著她,天氣好時就用輪椅推她出來曬曬太陽,散散心……
  
  張大媽的身體恢復地很慢,她也對自己兒女的行為極其不滿,所以常試圖偷偷地離開李大爺的家,但都讓李大爺及時發現和制止。李大爺幾次向張大媽提出結婚,張大媽不想連累李大爺,所以始終不肯。
  
  從今年春天,張大媽才能獨立行走了,聽到公園的熟悉的音樂,看著別人的舞動,張大媽要求再次和李大爺結伴而舞,李大爺欣然答應了。但是李大爺的身姿不再像以前那么挺拔,張大媽的身手更不能像以前那么靈活,可是他們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微笑……


码报资料开奖直播